“民国四大家族”后人、马来西亚王子与中国企业家共话家族传承
2018-12-24 11:32:49     作者:中国慈善家

\

圆桌论坛3—家族慈善与财富传承

  12月18日,首届全球慈善家论坛暨慈善家之夜,在北京柏悦酒店隆重举行。

  全球慈善家论坛(The Global Philanthropists Forum)是慈善家联盟(Philanthropists Circle of China,简称“PCC”)的开放性年度盛事。PCC的理事与各界领袖一起共话公益慈善议题。该论坛定位于汇聚全球慈善领袖的思想平台,讨论中碰撞思想,以创新驱动未来。

  首届论坛上,陈立夫之孙、立夫医药研究文教基金会董事兼副执行长陈绍诚主持了第三场主题为“家族慈善与财富传承”的圆桌论坛。来自马来西亚的王室成员Tunku Ali Redhauddin Muhriz与美好集团董事长、美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慈善家联盟理事刘道明;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慈善家联盟理事刘东华;弘康保险董事长、华民基金会理事长、慈善家联盟理事、全球慈善家族协会成员卢德之,以及新加坡三德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三德集团家族第三代高干媛;南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希望工程创始人、慈善家联盟独立理事徐永光先生从各自经验出发,围绕这一主题展开精彩对话。

  以下为该圆桌论坛全部内容。

\

陈立夫之孙、立夫医药研究文教基金会董事兼副执行长陈绍诚

  陈绍诚(主持人):各位来宾大家好!我是陈绍诚,大家可能对我比较陌生,但是对我的祖父陈立夫先生比较熟悉,民国四大家族,大家都听过。我们今天讨论家族传承的部分。首先想要讨论的事情,我们做家族慈善,当然有些是后代,有些是第一代,你们想要传达的是什么?想让家族慈善传承什么样的精神?因为每一个家族都有不同的理念,不同的想法跟不同的精神,先从阿里王子开始,我想问一下您的家庭基金会的目标和使命是什么?

\

马来西亚的王室成员Tunku Ali Redhauddin Muhriz

  Tunku Ali Redhauddin Muhriz:非常感谢邀请我来到这里,这是我第一次在中国参加论坛,我从大家之前的讨论中学到了很多,我也非常高兴能够分享我的观点。刚才主持人的提问,我的家族是皇室,来自马来西亚,其实马来西亚有很多皇室家庭,我们只是众多的一个。刚才您提到了一代和后代传人,其实我们已经是十代相传了。我们家族在17世纪的时候就从印尼来到了马来西亚,我自己也参与到了慈善工作,我们有家族基金会,这个名字是以我曾祖父那代命名的,我是刚刚参与。之前我的父亲是从事房地产行业,我从股权投资转到现在的慈善工作,希望能够提高人们的福祉。我们要尽我们的所能帮助整个社会,能够让所有的民众有更好的生活。我们所做的大部分工作是帮助贫困人口摆脱贫困,尽我们一己之能。特别是灾害区域,比如说有一位男士,他的房屋被洪水所冲毁了两次,我们就帮他建房屋。从投资理念上,我们受家族的理念所引导,一方面我们要关注整个贫困情况。第二,我和我的家族成员接受到了很好的教育,也教会我们如何能够帮助到他人。第三,我们要关注有特殊需求的儿童,比如说我的弟弟就是一个特殊群体,需要帮助。我们现在也关注特殊儿童群体,这就是我们家族所关注的慈善领域。除了我们家族基金会,我们的基金会其实非常小,我们需要找到榜样,和他人一起携手合作,比如说有些机构可以给他们提供一些帮助。我们也是马来西亚石油公司的董事会成员,我和我的弟弟,还有很多家庭成员,都会选择不同的领域,看看是不是能通过我们一己之力对社会做出贡献。

\

美好集团董事长、美好公益基金会理事长、慈善家联盟理事刘道明

  刘道明:家族慈善与财富传承,其实这个问题我是在五年前开始思考的。中国有句话是“富不过三代”,尤其是做民营企业的,小企业的寿命只有2.9年,超过50年的只有2%。在这种情况下,我一直在考虑家族企业如何把寿命变得更长。我发现日本的企业是全世界家族企业寿命最长的,200年以上的企业在全世界有5586家,日本有3140家,我专门到日本去考察了他们百年企业是怎么形成的。我发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我在东京大学跟日本企业家进行过一次交流,我问他们一个问题,你们企业多少年了?他说有一百多年。我说父亲有弟兄几个?他说就弟兄一个,有一个姐姐,有一个妹妹,只传男,不传女。我问姑姑分多少利润呢?他说为什么要分利润呢?他说是不分的,因为不劳动者不得食。日本的家族企业是不分红的,你在这里工作的时候是拿工资的,但是平时就是精神的象征,是没有分配权的。在这种情况下,日本的企业才有比较多的成为百年企业。日本的企业文化大部分来源于中国的儒家文化,一个很基础的就是不劳动者不得食,自食其力,这是日本人一直在坚持的。但是在我们中国,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父母的奋斗都是为了孩子,孩子认为父母都有这么好的资产给我了,我就不用努力了,所以企业就不会有传承下去的可能。

  我们发现日本企业传承的是两样东西,一是善良,二是责任。把所有权、分配权和处置权限制住了,你没有权利处置,只有发扬它,然后把这种责任传承下去。

  在这个问题上,我找到了百年企业最基本的精神。当然,你经营不好也不会超过百年,但如果说没有这样的一种精神传承,只有物质传承,是绝对不可能有百年企业出现的。

  第二点,关于家族慈善的问题。我在思考家族慈善与企业传承能不能找到一个更好的结合点?目前我们国内做慈善有几种情况,一是有什么事情就捐点钱,为企业做品牌。二是跟企业并行的,且是分开的。三是把基金会放在企业之上的,是控股企业。

  美好公益基金会在顶层,下面有三个板块,一是教育,进行学历和非学历教育。

  二是社区服务。我们的社区服务叫服务社会化,就是把社区退休的老年人发动起来做志愿者,让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乐,老有所学,老有所为。中国老年人退休以后,年轻人没有时间管老年人,老年人也相互不往来,很孤独,吃饭也懒得做,有点事情也没人管,我们就搞了志愿者组织,行动不方便的老年人,身体好的人可以去照顾他们。

  我们还做了“幸福食堂”,10块钱一天,早上2块,中午4块,晚上4块。我们提供一个地方,由老年人自己买菜做饭,我们给点补贴。除老年人吃饭,也对社区居民开放,还能够有一部分收入。

  还有,给社区的老年人提供十几平米的地方,开办“便民理发室”,老年人做理发师,互相理发,因为老年人理发是非常不方便的事情。

  还有老年人组建社团,比如说爱诗歌的,爱舞蹈的,爱音乐的,爱国学的,天天在一起搞活动,他们很开心。当然,物业公司做管理,进行社区的保安、卫生、绿化等工作。因为实施志愿服务,我们社区居民的幸福指数大大提高,我们的成本也大大降低。

  这种方式,以前我们在全国自己的小区做,现在在全社会免费推广。我专门成立了志愿者发展基金,来培训这些老年人做志愿者,然后服务于社区老年人。我们有一个“爱心时间银行”,老年人身体好的时候把时间存下来,身体不好的时候也有别人帮他服务,做了这样的探索。

  三是城乡建设。我们公司是最早在深交所上市的公司之一,现在叫美好置业,是传统的房地产企业。美好置业旗下有城市土地开发、房地产开发、产业新镇、现代农业、装配建筑等。

  概括来说,美好公益基金会是通过教育培训,激发长者与农民的创造力,围绕“吃、住”两条产业链,建站、建厂、建镇,链接良种到舌尖再到美好生活、原材料到精装房再到城乡建设,将城乡建设成“长者的天堂、儿童的乐园、奋斗者的港湾”,提升城乡居民的幸福指数,履行社会责任,促进公益事业发展。

  这就是我现在正在做的事情。

  陈绍诚:非常棒!谢谢,我们再请东华老师说一下,您对家族慈善和财富传承的理解是什么?您想要传达的精神是什么?

\

正和岛创始人兼首席架构师、慈善家联盟理事刘东华

  刘东华:我的身份特殊一点,跟各位不太一样,各位都是自己要做家族传承,我是为企业家服务,包括为企业家的家族传承服务的。中国改革开放40年,现在已经有一大批企业家面临着交接班,财富家庭面临着财富传承。大家可能比较焦虑的是企业的传承,即使交给职业经理人,能找到值得信任,又能够接得住的,也很难。子女甚至都看不上父辈的产业,且不说能不能,首先都不愿意。再看财富传承,难题也不小,一不小心还传出麻烦来。所以大家可能关注最多的是企业和财富的传承,其实真正困难的是家族信仰,家族精神的传承。在座的各位朋友如果你想往下传,在座的也有年轻朋友,如果你的父母要传给你,除了想把企业,把财富传给你之外,或者你想把企业和财富往下传之外,你觉得最值得传的精神财富是什么?或者那个“家法”、家族文化、家族信仰是什么?有没有高于社会、乃至高于国家、高于国内外的一般标准,觉得可以以此为自豪,值得一代代传下去的东西?如果没有这样的东西,你向下传什么呢?

  前些年在我儿子去美国读书的时候,我曾经问他一个问题,我说爸爸从小就给你说了那么多话,你准备把哪些话带到美国去?结果他反问我说“你是认真的吗?”我当时没有反应过来,问了好几遍我才弄明白他是想把这句话带到美国去。因为我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经常拷问他“你是认真的吗?”一个孩子,从小看到所有美好的东西都想要,这是人的天性,我就问儿子你是真想要,还是假想要?他说真想要,我说你是认真的吗?我经常逼问他,我说天下最好的东西人人都想要,如果你真想要,你就必须努力让自己配得上它,必须要付出一般人不愿意付出的努力,如果不愿意付出一般人不愿意付出的努力,大家都想要的东西为什么会属于你?反过来一样,如果我们自己创造了价值,创造了财富,如果我们要向下传,承载这个价值和财富的道是什么?中国有句古话叫“有千年物,没有千年主”,有一千年的宝贝,但是没有一千年的主人,这个宝贝一般跟谁在一起的时间更长呢?跟有道之人。无道者一旦得到它,其实灾难也是如影随形的。所以一定要让自己做一个有道,有德之人,否则你以为向下传的是一个财富,其实传的有可能是一个炸药包。比如说,谁敢把偷来、骗来的钱传给子孙?那他不等于把炸药包传给后人吗?那是非常可怕的。我们改革开放第一代的财富创造者,到了往下传的时候,要认真想想最值得传的是什么,财富后面看不见的东西是什么,我们为什么创造财富,我们应该用什么方式创造财富,我们一旦拥有了财富,它所承载的道,它所承载的意义和价值是什么?我觉得这是我们这代人要回答好的第一个问题,只有把这个问题回答好了,不管用什么方式传承财富或者企业,都有可能、有机会有一个好的结果。

  抱歉我今天事先说好了6点钟之前必须离开,希望大家一起鼓掌请永光上来,不能浪费永光兄的巨大价值,这个地方也不能空着,我向大家道歉了,谢谢大家!

  陈绍诚:我们请卢董事长讲一下,做了非常多有关教育的资助,教育跟我们家的关系非常深,我祖父1938年的时候当教育部部长,做贷金政策,有很多穷苦学生因为这样得到了教育,包括李政道,杨振宁。當然爷爷那个时候有政治资源在手上,卢董事长是以个人的资源去做,我非常钦佩,相信您也有想要传承下去的精神,请您分享一下。

\

弘康保险董事长、华民基金会理事长、慈善家联盟理事、全球慈善家族协会成员卢德之

  卢德之:讲家族传承之前我先讲讲一个认识:我是一个跨界跨得很多的人,但是跨得不好,我既做企业,也做慈善,有时候还做点学者的工作。我既是沈国军先生主导的慈善家联盟会员,也是佩姬女士主导的全球慈善家族协会会员。在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年时,作为公益人士、企业家,我要特别提出,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徐永光这个名字应该载入史册。永光刚才说他吃了三十年公益饭,这个饭是很难吃,甚至吃不饱的,他引领大家一直坚守着,发展着,我们应向他表达崇高敬意!还有佩姬女士,我们全球慈善家族协会的主席,她这个家族太伟大了,对于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支持在各方面都有很大支持,特别是为公益界起到了示范作用。我说两个小事,他们庄园里有一栋小楼是老洛克菲勒留下的,历任的美国总统都要去那里住一晚上,特朗普去没去过我不知道,之前的总统都去过。佩姬的父亲去世以后,当时有两个人说了很重要的话,我当时也有幸被邀请参加了追思会。一个是纽约市的市长,他以幽默的语气说老洛克菲勒“不好”,为什么不好呢?我这个纽约市长好像是给他们家当管家,因为纽约市很多物业,很多资产都是他们家捐的,所以他很有“意见”。第二句话是基辛格说的,说洛克菲勒家族对中西方文明的交流与合作,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今天在纪念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日子里能把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掌门人佩姬请过来,应该向她表示特别的致敬!

  我们讲家族传承,一般讲既要传承物质,更要传承精神,这已经是公理了。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我把中国的家族分了一下类,生命最短的确实是经济家族,文化家族最长,孔子多少代都能找到,政治家族是第二,一个朝代几乎是一个家族,经济家族总体上说富不过三代。为什么呢?我们挣了钱以后就把钱买地了,儿子去读书,成了官,当了官就有钱,有钱就能当官。还有一类就是确确实实传承给后人了,但后人不能干,也没有了,这些现象都存在。改革开放以后,我们第一代企业家已经到了要传代的时候,就像我55岁,都想休息了,但是我女儿对企业好像兴趣不大,年轻人的想法跟我们完全不一样。我其实是反对裸捐的,有挣钱基因的企业家族应该很好的把企业传承下去,都捐掉了怎么办?家族成员参加公益慈善,特别是成立家族基金会,这是一个家族传承精神文化和道德的金光大道。所以,我在洛克菲勒家族看到了他们把庄园捐献给了洛克菲勒基金会之后,我就把我很漂亮的四合院捐给基金会了。我觉得家族传承通过公益慈善,特别是通过建立家族基金会,实现家族的精神传承,道德传承,这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谢谢!

  陈绍诚:高小姐是台湾来的,时间的关系,我希望把两个问题并成一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你们家族慈善的精神是什么?第二个问题,你们身为后代,现在在做哪些事情?家族慈善事业的规划是什么样的?

\

新加坡三德慈善基金会理事长、三德集团家族第三代高干媛

  高干媛:非常感谢邀请,也感谢现在所有的嘉宾。三德基金会是三代做慈善的基金会,我们也有自己的事业分别在国内和国外。我们家里现在已经移民到新加坡去,这个基金会的创办动机和目标就是以教育的方式来扶贫,所以我们分别在台湾、新加坡和中国大陆都设立教育基金会。第二个在做的是帮助中国文化的延续,在不同的工会,比如高氏工会,安溪会馆,福建公会,来帮助他们下一代的学员能够有正确的中国文化的教育。第三个就是帮助老人,还有青年人,帮助贫困的家庭来就医。我们希望传承家庭的精神理念,因为我们认为财富,就像富不过三代,我身为第三代,我当然希望能富过三代,我非常赞成东华老师刚刚所说的,我们一定要传承正确的精神理念。什么是正确的精神理念呢?当然,每个家族从第一代开始,最好的方式就是有一个精神上的目标,三德的目标就是“忠孝仁义”,“勤俭持家”,“仁义为人”。诚信创新,因为我们要跟着时代创新,时代的演变,更完善的去实践整个动机和目标。

  身为第三代,我现在百分之百的时间在慈善事业,我创办了GOPurpose,我自己是非常的崇尚于像巴黎环境保护指标,195个国家在2015年到2016年签订了承诺协议,大家愿意承受接纳17项不同的指标。圆桌论坛2中谈到怎么样测量,影响力投资都卡在怎么做测量。195个国家都有承诺,这是非常好的一个测量指标的方式。如果没有很好的天然环境,都不要谈很好的身体和教育,因为保护大环境能够帮助我们延续下一代的生命,所以我就创立了GOPurpose,主要是帮助农业,因为农业是环境和水质最大污染的因素,它占了60%,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测量和保护我们的社会。

  我们到底怎么做呢?我们提倡有机、天然和居家的医疗测量为主,我们用这样的方式来帮助签订的357家全球不同的商家,因为他们都希望能够用良好的种植方式来保护我们的环境。谢谢!

  陈绍诚:谢谢。你们对于不管是下一代也好,用几句话讲述一下教育的方式,希望他们了解的是什么,精神在哪里?我们家里非常清楚的告诉我们陈家要做的事情,就是为了国家做事情,我们就是传承中华文化,推广中医。你们用几句话,如何让你的下一代理解和传承你们的精神?我们说的是家族传承的重要性,我们自己应该有自己的理念跟自己想要传达的东西,你们用什么方式?

  Tunku Ali Redhauddin Muhriz:我还没有孩子,回答这个问题还不太适合,我也非常感谢其他的嘉宾刚才的观点,比如说一定要强调发展以及延续性,以及家族的传承性。我家有一个传统,我们祖先来自苏门答腊岛,之后来到了马来西亚,我们鼓励年轻人都出去,能够看看世界,到一定年龄之后一定要去看看世界。对于我而言,我去了很多国家,之后又回到马来西亚做出自己的贡献,我希望看到的是对于下一代人,同时对于所有我们社区的人,希望能够有机会走出去,能够看看大千世界,能够理解不同文化的不同之处和博大精深之处,同时要理解它们之间的共同点。我们可以打造基金会来教育更多的成员,让他们能够走出去,能够具备全球视角。与此同时,可以传承本土家族的价值,比如说可以和世界整合,同时有机会能够了解我们所面临的挑战,全世界所面临的挑战。比如说之前提到过千年发展目标,以及全球人口所面临的挑战,所以只有能够走出去,能够了解全世界,才能知道全球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

  陈绍诚:谢谢。

  刘道明:我要传承的首先是自食其力,第二就是善良与责任,当我们能自食其力的时候,养活自己,养活家庭的时候,要行使社会责任,不善良的人是不会履行社会责任的,这是我经常跟孩子交流的。

  高干媛:除了传承家庭的精神,除了不同的精神以外,我希望传承(SDGS),这是很重要的,一定要测量自己的动机,不停的测量,不要怕失败,因为我们在失败中成长,学习。只有在成功的时候是庆祝,而不是学习,谢谢。

  卢德之:人类处在一个很困难的时候,老大和老二之间博弈得很厉害,但是我想人类必然走向共享。在走向共享的过程中,企业家,慈善家有很大的责任,也有很大的优势,我希望华民慈善基金会能够为人类的和平与发展做出我们应有的贡献。作为企业家基金会,“资本精神”是我们基金会的灵魂,资本精神的基本内涵就是拼命的挣钱,拼命的省钱,拼命为神圣的事业而花钱,谢谢!

\

  徐永光:我对家族基金会略有研究,最近给高盛的客户,上海银行的客户,还有其他一些金融界的客户就是讲家族基金会和家族慈善。简单地讲,为什么家族慈善有那么强大的生命力和影响力?为什么财富家族愿意做家族基金会?实际上这是一个财富传承的密码,家族文化传承的密码。财富家族传承,密码一个是做家族信托,在这个过程中嵌入家族慈善模式,或者家族基金会,是财富的传承和文化的传承,精神的传承,这是同步的。家族基金会有什么好处呢?首先家族基金会一定会做得好,原因很简单,先人创造了财富交给后人,对后人有嘱托你要做好,后人是带着一种家族的精神和文化,家族的光荣与梦想来做基金会,他必须做好,做得不好就对不起先人,所以一定要追求卓越。第二,用自己的财产做慈善,是自己私人的东西,他一定是最创新的,他敢于为社会创新做风险投资,就是做风险慈善,没关系,失败了是自己承担,没有捐款人盯着他,他可以承担创新的风险。家族基金会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中国有些朋友讲家族拿着钱做自己家族基金会,中国这个腐败那么严重,钱不会被腐败掉吗?被贪污掉吗?我说这不合逻辑,什么叫贪污?贪污是把别人口袋里的钱拿到自己的口袋,我用的是自己的钱,我贪污谁的钱?一定是最干净的,最廉洁的,不会干这样的事情。所有的家族案例,Wendy讲了五个案例,讲的全是家族慈善,都是站在创新的最前沿,我这里有大量的国内国外的案例,主要就是国外的案例。

  所以,对于一个财富家族,哪怕不是特别有钱的家族,都可以安排家族慈善,大的可以大做,小的可以小做,也可以通过委托慈善信托的方式来做家族慈善,而且我相信家族慈善的兴旺会给整个公益行业带来更大的希望,谢谢!

  陈绍诚:谢谢各位的分享,谢谢!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