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佩姬:以中外慈善之传承,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之理想
2018-12-21 11:17:23    

\

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全球慈善家族协会主席佩姬·杜拉尼(Peggy Dulany)

  12月18日,首届全球慈善家论坛暨慈善家之夜,在北京柏悦酒店隆重举行。

  数十位国内、国外的重量级嘉宾参与发言,近300位商界、公益界精英汇聚一堂,就“公益创新与可持续发展”、“影响力投资的趋势与路径”,以及“家族慈善与财富传承”等议题展开热烈讨论,思辨财富运用之道,探讨新时代背景下社会价值的重塑。

  洛克菲勒家族第四代、全球慈善家族协会主席佩姬·杜拉尼(Peggy Dulany)出席了论坛并做了“以中外慈善之传承,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之理想 (Creating a legacy for the good of China and theworld)”为题的主旨演讲,以洛克菲勒家族的经历为案例,重新诠释了“什么是遗产”。以下为演讲全文。

  非常荣幸今天来到北京参加慈善家联盟的举办的“首届全球慈善家论坛”,我至今还记得第一次和联盟的几位发起人在一起头脑风暴畅想联盟可能性时的场景。我们充分讨论了在中国建立什么样的组织,可以聚合慈善家群体。而我今天演讲的主题是“什么是遗产”。

  遗产是关于什么的呢?我们慈善家应该留下什么?为我们的社会和家庭留下什么?

  首先,我想给大家介绍一下关于遗产不同的维度,当然有物质上的维度,就是金钱和物质,我们给世界,给子孙后代留下的物质遗产。遗产也有其他的方面,比如说价值,我们留下的价值是什么呢?我们给子孙后代,以及慈善留下什么价值?还有是成就,我们商业成功的成就是什么?基金会有什么成就?社会活动有什么成就?

  我们想给子孙后代留下什么样的遗产?我们如何引导他们进行正确的工作?我们的遗产是一个很多代的连续性的工作,我们需要做什么工作使我们的世界、我们的社区变得更美好,我们也需要思考我们的家庭有什么样的遗产。

\

约翰•洛克菲勒

  我是洛克菲勒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我的曾祖父约翰•洛克菲勒创建了“标准石油公司”。他开创了新型的商业模式,石油行业的发展自此进入了全新的时代。这一商业创新对当时的经济和社会方面都产生了积极的影响:不仅推进了工业化的进程,同时我们的油价也得到了大幅度的降低。

  当然,事情都是双面的,正如所有的创新都有不好的一面,我们需要思考的是如何弥补这不好的一面。标准石油的案例中,我们看到了工业革命发展到了一个特别的阶段,即所谓美国石油大发展的时期。当时市场监管并不规范,涌现出很多优秀的企业以及相当多的新型企业,当然有些副作用,但不总是积极。接下来我想和大家谈谈和标准石油相关的一个负面事件,是和工会之间的一次冲突。

  当时有一个公司叫来了保安人员来压制这些工人的罢工,并对工人开了枪,导致了很多人死亡,当时这个事件就失控了。这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然而却不可避免。我的祖父在45岁的时候他就退休了,在接下来的有生之年他将自己全身心投入了慈善事业:建立了洛克菲勒基金,在中国投资建设了协和医院,我们还有促进了少数民族的教育发展,引进了"绿色革命"来推动农业的创新,以期给全世界提供足够的粮食供应……这一切都是我的先辈所做的。

\

小洛克菲勒(前排黑西装者)与协和医学院的同事们

  当时拉德洛事件,是我爷爷继承我曾祖父事业的时候发生的。悲剧发生之后,我的爷爷小洛克菲勒就和每一个家庭进行了沟通。他是一个有些腼腆的人,对于他来说这样的沟通工作是相当有难度的。对他来说,在当时的舆论压力下,勇于承担是需要相当的勇气。

  为了使洛克菲勒基金会进一步的发展,在他的主张之下,我的曾祖父建立了洛克菲勒基金会,我的爷爷建立了洛克菲勒兄弟基金会,这是两个不同的基金会。我们这个基金会就是为了教育我们的下一代如何更好的做慈善,在这方面我们可以看到现在的基金会应该考虑一下教育子孙后代如何做得更好。

  我的父亲善于社交,并有着很强的人脉网络。对于银行以及美国的国会来说,他都是一个很有影响力的人。很多情况下,美国政府都和我父亲谈一些政治的问题,并采取他的意见。而且他和我的母亲都是艺术收藏家,他的艺术收藏就是他最大的一个捐献,因为在他去世之后他把艺术收藏品捐献给了很多的博物馆,比如说嘉士伯拍卖行得到了我父亲的捐助。他做这个计划的时候感到非常高兴,和我母亲一起讨论了在他们百年之后如何处置他们的收藏品以及如何处置他们的财产。

\

图为1987年,佩姬和戴维·洛克菲勒在洛克菲勒大学参加活动。

  我的祖母也是亚洲艺术品狂热的收藏者,是当代艺术狂热的收藏者。她是当代艺术博物馆的一个管理者,在我的爸爸睡着了以后,我的奶奶就走出去和另外两位女士一起建立了博物馆,所有这些事情都体现了我们家族的艺术情结。我的叔叔约翰也是非常喜欢亚洲的艺术品,收集了很多亚洲的艺术品,在他去世之后把他所有艺术品都捐献了出来。他还建立了亚洲学会以及亚洲文化理事会,特别是在日本进行了很多的捐献。我现在是第四代,也从中受益良多。

  我们家族的传承是一代一代流传下来,我的爸爸也成立了慈善基金会,并且教会了我的儿子如何做慈善。可以看到我们家族的遗产是一个非常结构性的架构,在我们家族当中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我们上一代教会下一代,如何以建设性的方式继续这种慈善的工作。现在是到了第四代,第三代的继承人都已经去世了,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现实,就是我们的财富已经继承了几代人,钱也剩得不多了,我们更多的把重点放到如何发挥我们的社会影响力,通过建立一些社会性的机构来影响社会,而不仅仅是捐钱。

  现在给大家介绍一个政治方面的例子,也是一个持续的慈善工作,标准石油现在已经成为了埃克森石油。埃克森石油是现在石油开发中非常赚钱的一家公司,但是埃克森石油公司做了一些东西是我们家族不喜欢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是他们在80年代的时候做了一些研究,来判断气候变化是不是真的会对社会造成影响,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和化石能源或者石油有关?在进行了研究之后,发现答案是肯定的,但是他们把这个研究结果给隐藏起来了。

  他们很大的一个公共交流策略,都是展现石油的正面形象,也就是说服大家,石油和气候变化是无关的。但是我们洛克菲勒家族对此是非常反对的,洛克菲勒家族是埃克森公司的创建者,我们家族开始跟公司的高管进行沟通,但是他们忽略了我们的意见。所以,我的姐姐在《洛杉矶时报》上出版了一篇文章,说如果我们的曾祖父现在还活着,他知道石油对环境有这么大的影响的话,他一定会寻找一个替代的能源,而不会去开采石油。然而,这并没有让埃克森公司做出任何的改变。现在洛克菲勒的两个基金会都资助了一个新闻调查研究的工作,并专门报道这方面的新闻,以及这方面的研究工作。之后我们把研究结果进行了公布,公布出来埃克森公司所隐藏的结果,现在我们收到了埃克森公司的起诉。

  我们做慈善其实不是一帆风顺的,不是一个方向的,有些时候必须要持有我们的立场,虽然很复杂,有时会造成一些冲突,甚至会造成经济的损失,但是我们一定要坚持下去。

\

  再介绍一下我自己:我17、18岁的时候在巴西的一个平民区生活,当时这个区域在巴西是非常非常贫穷的。我当时学到了一个大的教训,这些来到城市的民工们是想要为家里多赚一点钱,他们脱贫的意愿是非常强大的。当时我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样的问题,但是我知道应该帮助他们实现脱贫的梦想,这是优于金钱的捐献。之后我们建立了一些组织,一个跨行业的组织来进行可持续的发展和脱贫的工作。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在2000年成立了“全球慈善家族协会”。

  现在来自30个国家的100个成员已经加入到了我们当中,我们主要是分享知识,分享各个国家不同的经验和教训,这样就能够更好的做好我们的慈善,更好的利用我们的资金,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好的学习的机会。我们最经常做的一件事情,就是邀请这些优秀的领导人在一起进行交流学习,从中学习并收获很多。

  在考虑到遗产的时候,我们应该有一个多维的角度,我们来自于哪里?我们的热情是什么?我们的子孙后代的情况是怎样的?我们希望将来的世界变成什么样,我们如何把我们的价值传导给子孙后代,也就是说在我们百年之后,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够继续以持续的方式做慈善,使我们的全人类变得更好。

\

老洛克菲勒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越来越清楚的看到,慈善不仅仅是给钱,慈善的初衷是人道主义和博爱,我们需要有更好的办法来帮助更多的人。因为我们这些人处在一个优越的地位,我们是可以给别人钱的,但是我们也有很多的社会影响力,也有很多技能,有很多的社会资源,我们应该突破旧有的观念,更好的找到建设性的方式来使用我们的资产,这样留给子孙后代的遗产就会更加丰富。

  我之前也说过现在传导的一个价值,就是让我们的子孙后代继续做同样的工作。回到博爱与人道主义,慈善是关于心灵的一个工作,我们需要考虑的是我们的热情是什么,我们喜欢的东西是什么,我们的障碍是什么,我们必须采取什么样的方式来变得更加自信,同时也要谦虚,如何变得更加的开放,更加的包容。慈善不是个人的事情,而是社会的事情,我们产生的影响力越大,我们就能够为世界做更多的贡献。

  非常感谢有这个机会,非常感谢慈善家联盟的邀请,感谢沈国军先生,谢谢!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