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员卢靖姗:开素食餐厅,呼吁保护月亮熊,贫民窟发粮...人美心善就是她了
2018-10-09 10:46:27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8月刊   作者:杨莉楠 撰文

原文标题《卢靖姗:执着于外在是不稳定的》

\

卢靖姗:演员,代表作《战狼2》

  Q:多年前,你曾为了治疗烫伤和为母亲祈福,坚持素食多年。于你而言,吃素有怎样的意义?

  A:之前我妈妈生病的时候,我确实发了一个愿,就是我妈妈在世的时候我都吃素。我去年去潜水的时候,发现很多珊瑚都被破坏了,鱼也越来越少。你可能会问,这跟吃素有什么关系呢?其实地球上的很多资源都用于畜牧,比如生产一磅牛肉需要2500加仑的水,这对环境都有破坏。如果我们不吃那么多肉,会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吃素对自己的身体也好,排毒会好。

  Q:你曾与朋友在香港合开了一家名为“HOME”的素食餐厅,并与亚洲动物基金会合作推出了Moon Bear月亮熊黑饭,每卖出一碗的钱都会捐助给月亮熊救护中心。这是一个怎样的故事?

  A:我以前在香港确实和朋友开过一个蔬菜餐厅,我们不用任何防腐剂,很多蔬菜都是有机的,也尽量做到零废物。就比如说炸完东西的油我们会循环利用去做肥皂,然后一些厨余会拿到农场里面做肥料。

  当时所有的菜品都是用一些濒临绝种的动物命名的,比如月亮熊黑饭。我觉得亚洲动物基金会的创始人特别特别棒,她叫谢·罗便臣(Jill Robinson),她一生的任务就是要拯救月亮熊,所以我们就把这道菜赚的钱都给他们了。其他菜赚到的钱我们用去帮助香港一些比较穷的小孩,让他们有东西吃。

  开那个餐厅特别有意义,但是开餐厅真的太辛苦了,因为我妈妈生病了嘛,所以我就有一两年时间没有工作,就是做这个餐厅。

  Q:今年5月你参加戛纳电影节时发表的一番话,让很多人听到娱乐圈不一样的声音。你认为媒体和公众人物应该传递健康的审美和价值观,如何理解这句话?

  A:我觉得我们人就好像洋葱一样,健康的价值观应该是不执着于外面那一圈身外物上。可能你事业很成功,但有一天突然金融风暴,然后所有的钱就都没有了,把自己放在外面那一圈是很不稳定的。如果再往深一点放,比如做一个诚实的人、慈悲的人、乐观的人,这些品德还是很稳定的,因为这是你真正的财富。

  Q:在娱乐圈,真实做自己并不容易,你的真实建立在怎样的认知上?你认为公众人物应该如何运用自己的影响力?

  A:可能我现在年纪也没那么小了,越来越不愿意戴着面具去生活。我十三四岁的时候很不自信,常常看着镜子觉得这里太胖,这里太瘦,这里不够大,这里不够小……每次看到一些杂志或者广告,就觉得为什么我没有长成(像模特儿)她们一样,特别不开心。但进了娱乐圈,发现原来很多时候他们把我P得已经变形了。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公众人物,我要跟媒体说,不要把我P得变形。我会想起十三四岁的我,想到其他一些年轻人心里面的感觉。关于自信,我其实还在学习,每天原谅自己,每天承诺给自己一些东西,比如说我今天承诺明天要做瑜伽、打坐,明天我做到了就会跟自己说,“我为自己骄傲”。一步一步来,慢慢自信就会在这个环境里面生长出来了。

  其实这几天我一直在想,怎么利用我的影响力去做一些好的东西。除了可以做一些公益,我觉得还有不要放弃任何一个访谈的机会去表达一些自己坚持的东西。

\

  Q:据说你在非洲拍戏时曾经有一个故事,一个小伙子说他很饿,希望别人可以给他买点面包,周围人的第一反应都是“骗子”,你却选择了相信他。为什么?

  A:其实他们都害怕他想抢劫,是坏人,因为听说南非蛮危险的,这样想也是对的。但我的逻辑就很简单,如果他真的饿,那怎么办?(如果)他没有撒谎,我们给了他一点吃的多好。我觉得没有人身安全的问题(的话),那钱财就是身外物啦。其实我也没觉得那是什么特别的事情,我们身上也没那么多金钱,可能就一两部电话,所以我选择相信他。

  Q:去年10月,你去印度参加孟买电影节,据说与家人朋友前往一个小镇朝圣时,被一个贫民窟的状况吓到,于是把一间店铺的所有干粮都买下分发给那些居民。你总是一个“不忍”的人吗?

  A:我们当时因为害怕当地农村的食物和水不干净,带了一车的东西,但是吃不完。经过孟买的贫民窟,我看到那些人就特别心疼,我想,为什么我会生长在一个那么幸福的环境里,而一些人会生长在那样的一个环境里?就觉得特别不公平。然后我就问了司机,能帮到他们什么,本来想买点米什么的,但那个司机说,你买米,他们也没有锅去做。所以我们就用全部的钱去买了一些干粮,还有车上可以立刻吃的东西,都分给了他们。

  最让我感动的是,他们虽然贫穷,但是精神状态特别好,特别开心,特别感恩。他们也没有去争抢那些食物,都是排着队去领然后跟朋友分享。我觉得其实我们做了一些好事,反而得到学习的是我们。我会想,为什么很多人越有钱却越怕失去呢?到最后我们都要面对死亡,我们所有的东西都带不走的,有时候最贫穷的人可能是最富有的,我觉得心灵上他们确实比我们富有。

  我的确是一个经常“不忍心”的人,就好像在非洲的那个故事一样,但是我会去衡量,如果是骗人,他骗到我几十块,如果不是骗人,我就帮了一个人。而且当时也是希望能给他一个好的榜样,一些价值观的东西,我觉得帮人有时候不是说给金钱就可以的,如果能帮别人树立榜样,这是最好的。

  Q:多年来你一直用自己唱歌和表演的收入支持香港癌症护理中心、艾滋病研究基金会、亚洲协会等慈善机构,你会制订具体的捐赠计划吗?

  A:我从来没有计算过我捐了多少钱,计划也没有。有一些人特别自律,可能会把收入的5%或者10%用来做慈善,我就有点乱七八糟的,看到什么就做什么,是个比较冲动的人。

  Q:你在进入伦敦政治经济学院之前,本来打算进入歌坛发展,但是因为“不想要做一个随便被别人操控的演员、歌手”而选择继续读书。你对自己的清醒认知来自于什么?你说,如果放弃学业去唱歌,你不会成为一个让自己敬佩的人,你想要成为的那个人是怎样的?现在,你成为那样的人了吗?

  A:我之前不想做一个被别人操控的演员或者歌手,担心自己没有给社会什么贡献,自己像木偶一样,唱别人的歌。我有自己特别崇拜的一些歌手,可能他们是创作型的,那些歌特别有意义,能打动别人,但我太年轻了还做不到,所以就选择了继续读书。我觉得有进步就好了,如果有一天我觉得自己已经成功了,那我就变得傲慢了,那也不对。所以我觉得,永远都要往未来去想,未来我怎么可以做得更好。

  Q:你在微博上写下了很多励志的话,比如,“不要等别人送花给你,慢慢地种植自己的花园。爱自己先。”你自信、独立的性格与你父亲的教育有关是吗?

  A:其实我觉得好多人包括我在内,可能从小就没有人教怎么样去爱自己,我爸爸也没有教。但是我爸爸很会爱自己,他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然后特别自律,他也愿意说“NO”,这是挺难的。他每天早上都打坐,念经做瑜伽,不赌钱、不喝酒、不抽烟,他就是一个“和尚”。我很感恩他没有把我当成一个女孩来带,他一直跟我们说,希望我们跟任何人交流的时候都有自信,不要有高低分别心。他可能在街上走路,碰到乞丐,乞丐知道他的名字,他也知道乞丐的名字,还跟他们玩游戏,所以我特别感恩我爸爸是这样教育我跟我妹妹的。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