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真实的中国后,他们选择了这条少有人走的路
2019-01-21 17:01:49  来源:《中国慈善家》2018年12月刊卷首语   作者:安平 撰文

原文标题《价值实现之路》

\

  2018年的最后一期,我们把目光投向中国公益基金会行业的5位业者。

  自2004年《基金会管理条例》出台始,伴随政策利好,以及企业家和新财富人群对于财富及生命意义追索的开启,中国的公益基金会获得快速发展,包括独立基金会、企业基金会、家族基金会和社区基金会开始涌现,为推动社会的进步与文明发挥了价值。今天中国7000余家基金会,绝大部分出自这一时期。

  作为改变传统的社会结构和财富结构,以解决社会问题为使命的一种制度创造,公益基金会印证并推动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十余年间,中国的这些拓变者们经历了怎样的发展历程,面对着怎样的制度、文化和意识形态变迁,未来还将面临怎样的挑战和机遇,是我们想要探知一二的。在中国当代社会转型加速进行的当下,做这样的呈现和反映,我们认为是极为重要的,也是我们的责任所在。

  如何呈现?最佳路径是抵达人。通过呈现嵌于时代背景之下个体作出的选择,我们能够从中窥见时代的风云变幻和人类文明发展的逻辑,在一个个的故事中,我们得以理解过去,发现现在,然后,也许可以看到未来,关于个体,关于行业,关于时代。

  我们选择了5位公益基金会的掌舵者和操盘手。他们分别来自独立基金会、家族基金会、 企业基金会和社区基金会,在他们最初的人生规划中,均从未曾预想到,会以公益为志业,却在或偶然或必然中进入社会领域,走上这条发现真实的中国,助推社会进步的价值实现之路。

  在中国,这是一条少有人走的路。他们需要面对与制度、文化、商业、社会现实产生的激烈 碰撞,在太多的未知和困境中学会探索,学会等待,学会开拓。他们也曾有过迷茫和困惑,挣扎和苦楚,但他们选择不断探索,不断奋斗。这让他们的故事显得鲜活,生动,充满质地。

  当刘小钢从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学成归国,发现所学的一切无从在中国的现实土壤里落地时,她曾经问过自己十余次,“是否应该回到商业那条道路上,重新去做企业”;当雷永胜离开蒙牛的大厦,在一家饭店租来的几间屋子里,开始寻找中国第一家家族基金会的发展之路时,“内心非常不平静”“不知何去何从”;有着十余年金融业从业经历的潘江雪在学习了彼得·德鲁克一些关于非营利组织的认知后,感觉“特颠覆”,那是与商业世界完全迥异的理念;以参与社会改造为志,李劲从任职万通基金会开始,一直在争取“做一个领导者,而不是职业经理人”,因为“职业经理人对大势的走向不用管,对机构的命运不用思考”;如何将阿里巴巴集团庞大而复杂的公益生态系统梳理清楚,聚力向前,如何更加透明高效地监督利用多达百亿元的巨量资金,孙利军面临着巨大挑战,“更多的东西要思考、顾虑。公益的每一分钱,比做业务花得更忧心”。

  这些艰难时刻令人煎熬,度过之后却让他们变得更加有力,对自己的信念更加执着,对自己和机构的未来也看得更加清晰。 未来的路会更容易吗?当下中国各种社会问题层出不穷且不断变化,如何面对众多的不确定性,如何平衡、调节不同利益与立场,从更广、更深的角度推动社会变革,用创新的方式促成社会进步,对社会产生深刻而长远的影响,是他们所代表的这个群体所面对的巨大挑战。

  太多的未知,也意味着更多的可能。在现代基金会的发源地美国,有评价称,基金会对21世纪美国的发展所起的作用,无可估量。成为一家伟大的基金会,用自己的哲学思想和影响改变中国,甚至改变世界,当也是中国很多基金会的梦吧。未来可期。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