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基金会一定会做得最好,家族后代不能给先人丢脸
2014-07-31 10:52:33  来源:慈传媒《中国慈善家》  

\

  【家族基金会与家族传承】从左至右:徐永光(《中国慈善家》名誉社长、中国慈善联合会副会长、希望工程创始人)、雷永胜(老牛基金会秘书长)、Elliott Donnelley(芝加哥白沙集团投资基金合伙人、美国印刷大王唐纳利家族第五代)、曾宪章(全友电脑(Microtek)创始人、美国晓龙基金会创办人、美国百人会成员)、高千媛(三德慈善基金会副主席(新加坡、中国、台湾)、卢德之(华民基金会理事长)、金乐琦(香港科技大学陈江和亚洲家族企业与创业研究中心主任)

  由《中国慈善家》杂志发起主办的“中国家族财富传承峰会”于7月26-27日在北京召开。26日下午举行的“家族基金会与家族传承”分论坛上,与会嘉宾针对主题进行了充分讨论,文字整理如下。

\

  徐永光

  徐永光:今天中午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和易中天先生讨论关于天人的关系,接着今天下午我们要讨论的是关于家族财富、家族慈善、家族传承这样一个主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小的天人关系。请金先生谈一谈。

\

  金乐琦

  金乐琦:两个方面:第一,家族企业中的女性更着眼于如何做好慈善;第二,你不需要变得巨富才能做慈善,尽管是一个小型的家族企业也仍然可以做慈善。

  今天在场的很多观众都对慈善非常有兴趣,中国传统的观念就是,中国人是非常物化的,如果你到巴黎的话,大家可能都关心要买什么奢侈品。今天我很高兴在这里看到大家对慈善这个话题非常感兴趣,刚才我们也听到了很多不同的慈善运行方式,包括信托,包括家族基金会等等。在美国也是如此,美国之所以会有很多富人成立基金会,是因为他们想要以自己的方式,能够自己获得对自己财富的控制权,而不是想通过向政府纳税的方式把更多的钱留给政府处置。所以我觉得这是一种趋势。

  徐永光:下面请卢德之先生给我们做一些解释,一方面他宣布要捐100亿做家族基金会,另一方面他的基金会资产越来越小,注册的时候是2个亿,当时全国最大的,现在资金缩水到了5000万,这个很奇怪,怎么越做越小了?

\

  卢德之

  卢德之:首先我对政府的相关政策表示理解,但是不赞成。所谓理解是中国要做的事太多,所谓不赞成是站在慈善界的角度,如果不改变现有的政策和法律,可以说我们的家族基金会是可以生,但是不能长。

  别说100亿人民币,100亿美金、1000亿美金这个钱也只能站在基金会外进不去,这就是现在的政策障碍,这个法律现在允许我们生,成立基金会很容易,但是这个基金会长大几乎是不可能的,这就是我们遇到的障碍。在我看来,一个不尊重财富、不尊重财富创造者的社会是没有希望的。

  中国未来10—20年依然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市场,将产生一代又一代伟大的企业家,得需要有一批伟大的慈善家相伴而生。我们的后代,你叫富二代也好,叫官二代也好,不管你是什么代都必须变成善二代,如果你不善,财富是没法传承下去的。不管现在政策有多少障碍,我们都需要改变。

  我认为共享是人类的目标,你不愿意共享就可能被共产,我想我们还是自愿的参与到共享的行列中间来。

  徐永光:下面请高女士谈一谈三德的理念到底是企业的理念还是家族的理念?而三德精神对于您的家族和企业的发展带来了什么样的正面的效果?

\

  高千媛

  高千媛:我解释一下三德基金会做些什么,三德基金会本身在新加坡和海外成立,我父亲的理念就是认为,只要有企业的存在,就有慈善的存在,所以他认为企业一边做,由我兄弟他们来管理,我就专注于做慈善。

  从我5岁的时候就看到我奶奶在做慈善了,帮助孤儿院的小孩。我父亲做人、做事和教导小孩都是提倡三德,所以我们也必须要有三德的精神。我刚刚也仔细的说了我的兄弟,我父亲就是管家族事业,我就是做慈善,我们怎么样把这个精神融入在这里面呢?他很公平,他让我们每个人都扮演一个角色,我们是互相的股东。他主张慈善要由家里开始,如果你不从家庭开始做慈善,对家庭成员没有善心的话你到外面做慈善可能都不太真实,最大的精神应该取决于这里。谢谢!

  徐永光:曾先生经验很多,请曾宪章先生谈一谈。

\

  曾宪章

  曾宪章:目前国内每一天有1.5家的基金会成立,一年超过500家,我深切的期盼政府能够在最短的时间把所有有关慈善公益所需要的财税配套,包括我们这几天所谈到的遗产税,为什么外国那么多基金会成立?因为50%要交遗产税。包括捐赠100亿、捐赠50亿为什么现在不捐?因为要先交税,包括各种基金会等等。政府财税配套完善的时候,我相信我们会有数千亿、数万亿的钱流入到慈善基金里面去,整个社会就会变得更幸福、更健康,完全符合了刘东华先生谈到的正和岛的理想就是提升整个社会、整个企业界的正能量,让我们企业界不但在企业上挣钱,而且在公益上产生巨大的影响力。

\

  Elliott Donnelley

  ElliottDonnelley:今年恰值我们家族企业150年的纪念日,通过今天这样一个研讨会,我们也对中国的慈善事业有了更好的了解,今天我们谈论家庭的遗产,家族的传承,家族财富的传承,是非常重要的。

  1871年芝加哥发生了一场大火把我曾祖父的企业毁于一旦,我的曾祖父在当时有较好的商业信誉,在发生大火之后,我的曾祖父来到了GP摩根,跟摩根大通进行了很好的交流,他自己介绍称自己,GP摩根听到我曾祖父的名字以后,他就迅速的将我曾祖父的名字与信誉联系起来,GP摩根认为给予我们无条件的贷款不仅可以帮助我们的家族企业,还可以帮助整个社区。

  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就是创新,我想今天所有在场的观众可能都用到过很多印刷机,你们用的很多印刷机可能都源自于我们的技术,我们的家庭从60年代开始做的就是,在家族企业当中不断的贯彻创新这样的理念,后来还帮助很多公司做了公司黄页,不仅帮助我们的社区,也通过公司的平台做了很多的慈善事业,成立了很多的慈善基金会,也在不断的跟别的基金会取得合作。

  我们还有一个基金会专门致力于教育下一代,也就是你们所说的“富二代”。我们家庭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理念就是,致力于服务社会的理念。

  徐永光:下面请雷永胜回答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一般来讲一个人做事情肯定是怎么对我有利,牛根生把这么多财产捐出来,到底对他带来了什么好处?第二个问题,他建立的慈善信托基金很多人有兴趣,他是怎么建立的,是怎么运作的。

\

  雷永胜

  雷永胜:我只站在我的角度透视一下牛先生捐了这么多东西他到底得到了什么。

  第一,牛先生对他自己人生有一个规划,在他50岁之前主要是学习、创业,得到更多的财富,通过度己来度人。50岁以后他想从善,把财富能够通过一个合法的方式回馈给社会。

  第二,度人也好,度己也好,对自己的精神世界是有一定的考虑的,慈善是一个事业,对他的精神世界的完善和提高有很大的帮助。

  第三,他经常说一句话“一个人快乐的大小就看爱你的人数有多少”,通过慈善事业可能有很多人获得了资助,可能对他有了爱心,他可能获得了大的快乐。

  对他的家族来说,用这样的方式,可以说叫比较安全的方式,一种制度化的形式、一种高尚的形式把它传承下来也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第二通过这种方式,整个家族成员上下对于爱心、善心、感恩之心这种高尚的价值观得以形成,并且能够形成一代一代传承下去。我认为这样的家风是最好的家风。第三从家族来看,这样一种举动和行为,整个家族的社会地位,包括他的形象会得到很大的提高、提升,能够使人们对他更加的尊重。

  我们这个信托是由于蒙牛公司2004年在香港用红筹的方式上市,得以牛先生在境外有一定的持股,这个股份怎么处置?按照他的计划是要捐赠出去,他就可以考虑在境外的法律环境下寻找这样的路径,在律师的指点下,他作为委托人,把这部分股份捐出去,寻找一个国际上比较知名的信托机构作为受托方,之间有一个合作协议成立这么一个信托,共同再去寻找一个专业的理财机构打理这个资产,就是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

  这个理财机构如果打理的好,把风险降到最低,把收益提高到最大化这个理想模式,只要每年赚的钱大于我们用于公益慈善的数额,日积月累,我们做的善事越来越多,财富也会越来越大,理论上会永续的传下去,我们正在尝试。

  徐永光:我几年以前在哈佛大学讲过这样一句话,我说未来30年基金会将会是美国第一、中国第二(数量)。结果有一位美国的慈善界的朋友说,不对,30年以后会是中国第一。

  家族基金会为什么重要?家族慈善为什么重要?因为家族慈善是最能够创新的。为什么洛克菲勒基金会做了那么多创新的事情?因为家族基金会的钱是自己的,不是向社会募捐来的,所以这些钱的投入可以做风险慈善,可以为解决社会问题进行创新,可以冒风险,所以家族基金会是能够改变世界的慈善模式。

  第二,家族基金会一定会做得最好,因为家族财富的传承在慈善的传承下面,这个家族的后代,世世代代会通过做慈善来继承家族的光荣和梦想。他们不能给先人丢脸。

  第三,家族基金会基本不会有贪污腐败,因为从逻辑上讲,我自己捐了钱,再自己贪污回去是不合逻辑的,要贪污只能是贪污别人的钱,让别人的钱进入到自己的口袋。所以家族基金会一定是最廉洁的。

  所以有财富的家族一方面把我们的财富做大,我们要通过建立慈善传统,使家族的精神,家族的价值发扬光大,同时使家族的财富代代相传。希望我们的财富家族能够做创二代、创十代,善二代、善十代,使我们的世界在大家的支持下变得更加美好。



(本文为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内容

版权所有@慈传媒  京ICP备12040033号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